第17章

“少爺,女王的信函。”賽巴斯微笑著筆直的站在夏爾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夏爾慵懶的接過賽巴斯遞上來的信,拆開看了起來,賽巴斯看著夏爾越皺越緊的眉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,有什麼難辦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呼,女王讓我盡快趕回英國處理一個事件。最近英國頻繁出現少年被殺的案件。”夏爾雙手交叉的支著下巴,表情凝重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賽巴斯欽,去叫伊麗莎白他們準備下吧,我們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賽巴斯應了一聲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英國

    夏爾跟賽巴斯站在一家棺材鋪前。夏爾上前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屋內沒有人,擺飾著各種各樣的棺材,還有臉上畫著怪異妝容的尸體,夏爾頭上出現了黑線條。

    “喪儀人。”夏爾沖著空屋子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多日不見伯爵,小生甚是想念啊。”令人渾身不舒服的聲音從夏爾的腦後響起,不知道什麼時候喪儀人如同鬼魅一般的站在他的身後,伸出長指甲的手擒住夏爾的下巴,靠在他的耳邊說。夏爾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賽巴斯不悅的挑起眉毛。突然喪儀人感覺懷里一空,驚奇的抬眼望去,夏爾此時被賽巴斯一手圈在懷里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們少爺不喜歡別人的踫觸。”賽巴斯一本正經的說。

    是你不喜歡吧,喪儀人無奈的攤開雙手“那麼伯爵來找小生有什麼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最近被殺少年的尸體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就講個笑話給我听吧。”喪儀人頓時兩眼放光,擦擦口水說。

    “少爺請出去一下。”賽巴斯站了出來。

    砌,怎麼每次這個時候就叫自己出去啊,到底賽巴斯給喪儀人說的什麼笑話?夏爾站在外面望著緊閉的門苦惱的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一陣震耳欲聾的笑聲從里面傳了出來,震的棺材鋪的招牌都晃上三晃,夏爾的嘴角抽了抽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賽巴斯欽,你越來越厲害了。”喪儀人趴在棺材蓋上,一臉滿足。

    “滿足了就讓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喪儀人沒有說話,帶著詭異的笑在夏爾面前打開一具具棺材,夏爾瞪大眼楮看著尸體的慘狀,吃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,連賽巴斯看了目光都逐漸冷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夏爾咒罵了一句。少年的尸體上布滿了咬痕,那些痕跡在自己身上也有過,不過在那些尸體上看來,對方只是想折磨這些少年,後穴慘不忍睹,被什麼東西強行插入並狠狠的蹂躪過,連下身都被折磨的血肉模糊,瞳孔放大,帶著驚恐的表情。夏爾緊緊的握著拳頭,一定要宰了那個變態。

    “啊,看這表情多可愛,身體也很美麗,像一個破碎的娃娃,讓人憐惜,我要給他們畫個精致的妝,讓他們更加漂亮。”喪儀人彎下腰撫上一名死尸的臉,夏爾感覺一陣惡寒。

    “這個殺手的愛好還真特別啊,折磨別人帶給自己快感。這些少年看上去十二歲到十八歲不等,猥瑣少年,呵。”賽巴斯掛著無害的微笑看著尸體說。

    猥瑣少爺?夏爾听見這個詞,挑起眉毛玩味的看向賽巴斯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勸你最好停止那無聊的想法。少爺不是一樣對我的身體很感興趣?”賽巴斯轉過頭面對夏爾,湊近他的耳朵說。

    砌,夏爾臉紅的撇過頭。活了幾百年的惡魔跟少年相比。

    “我們走吧,賽巴斯欽。”夏爾轉身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賽巴斯欽,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去調查跟這件事情有關可疑的人,你是惡魔,這點時間夠用吧?”夏爾嘴角上揚。

    “我這就去辦。”賽巴斯向夏爾鞠了一下躬,打開正在行駛的馬車門,跳了出去。夏爾閉上眼楮狀似休息。

    伯爵府邸

    “你回來了,少爺。”賽巴斯為夏爾打開大門,解下夏爾的披肩。

    “都查完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書房來。”說完夏爾拄著手杖走上台階。

    “這是可疑人的名單。”賽巴斯待夏爾坐好後,遞上名單,夏爾開始一一翻閱起來。

    “查理伯爵?”夏爾抬眼看了看賽巴斯,沒想到可疑的名單里還有皇室貴族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,調查中,最可疑的人屬查理伯爵。我問過曾陪他睡過的男娼,說他常把他們弄的遍體鱗傷,喜歡年輕的男孩,喜歡性虐待。”賽巴斯臉上的笑容放大,看著夏爾干咳了下,臉紅的低下頭看著名單。

    “賽巴斯欽,給我安排跟查理見面的機會。”悶悶的聲音從名單後面傳了出來。聞言賽巴斯眯起眼楮,目光一冷。扯下蓋著夏爾臉的名單,擒著夏爾的下巴,紅色的眼瞳對著夏爾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夏爾明知故問。

    “少爺準備親自跟他會面?”賽巴斯身上散發著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是說他只對年輕的少年感興趣嗎?”夏爾吐氣如絲,曖昧的氣息噴到賽巴斯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在說能解決女王的煩惱,不好嗎?”看賽巴斯抿嘴沒有說話,夏爾接著說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少爺。”賽巴斯突然笑了,放開夏爾的下巴,左手放在胸前,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去準備吧,賽巴斯欽。”夏爾環手抱胸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第15章

清晨,賽巴斯欽動作優雅的站在桌前插花,擺上夏爾最喜歡的白玫瑰。陽光照耀在他身上,照出一圈溫和的光。

    “賽巴斯欽先生?”尼婭怯怯的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尼婭。”聞言賽巴斯轉過頭,一臉微笑。

    “這花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你來找我不是只想告訴我花很漂亮吧。”尼婭突然覺得有點冷,盡管賽巴斯的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,卻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溫度。

    “呃,賽巴斯欽先生還沒有答應要不要跟我交往。”尼婭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變的正常,一直都對自己的長相很自信,今天也刻意打扮了下,從來沒有哪個男人能逃離自己的誘很抱歉呦,我拒絕。”賽巴斯撥弄著玫瑰花上的露珠,表情很平淡,就像正在說著莫不關己的事情。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天空晴朗無雲,暖風吹來,卻不見得每個人都有好心情。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10.jpg  

寒冷的冬日。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在小女向大家說聲抱歉啦~

我真的很久沒上部落格看看了!!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大家真是好久不見啦~~有沒有想唸各個配對的文章呢?

現在我想說問問各位大大想要看誰的文章呢??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 0006.jpg     

庫瓦羅正發著高燒躺在床上,而魯斯里亞在一旁細心的照顧……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上初中時,老師給我們講了一個故事:有三隻獵狗追一隻土撥鼠,土​撥鼠鑽進了一個樹洞。這只樹洞只有一個出口,可不一會兒,從樹洞​裏鑽出一隻兔子。兔子飛快地向前跑,並爬上一棵大樹。兔子在樹上​,倉皇中沒站穩,掉了下來,砸暈了正仰頭看的三隻獵狗,最後,兔​子終於逃脫了。
故事講完後,老師問:“這個故事有什麼問題嗎?”我們說:“兔子​不會爬樹。”, “一隻兔子不可能同時砸暈三隻獵狗。” “還有哪?”老師繼續問。直到我們再找不出問題了,老師才說:“​可是還有一個問題,你們都沒有提到,土撥鼠哪里去了?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有朋友從美國回來。大概有十多年,他沒有吃過正宗的家鄉菜。

腐媚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